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项目

盐田模式垃圾处理方法减量化资源化就地化

发布时间:2018-10-27 20:00:0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盐田模式”垃圾处理方法 减量化资源化就地化

“这是剩饭菜还有刚刚吃剩的水果皮壳,应该放餐厨垃圾桶中,这个是刚喝完的饮料瓶子,应该放在可回收垃圾桶中,还有一个用完的闹钟电池,应该放在有毒有害垃圾桶中……”在盐田区山泉小区,小学生凡凡一边朝着不同的桶中丢放垃圾,一边念念有词。她告诉,自己是田心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因为常常与同学一起玩垃圾分类的游戏,现在对垃圾分类熟记心中,用凡凡的话说就是“闭着眼睛都能分对”,现在,家里的垃圾都由她负责处理。

全面宣传推广 盐田人养成垃圾分类好习惯

与这个小学生一样,在东部阳光花园,每天晚上8点钟左右,都能看到小区73岁的卢婆婆,去跳广场舞之前,会顺便将家里垃圾带到小区的生活垃圾前端分类点:先把塑料袋里的厨余垃圾抖入“餐厨垃圾”收集箱;然后再把塑料袋放进“其他垃圾”处置箱;到旁边的“督导室”报上房号登记。

一年前卢婆婆也觉得这样做很麻烦:“以前整个塑料袋一扔就可以,现在在家要分好不同的垃圾,到了下面还得把塑料袋和垃圾分开”。但在“可积分兑换礼品”的鼓励下,半年后卢婆婆已经养成了习惯,家里其他成员也会自觉分类好垃圾,帮助卢婆婆完成“作业”,“看到没经过分类的大杂烩垃圾会不舒服”。

不管是小学生凡凡还是居民卢婆婆,只要关注过盐田垃圾分类的人,都能发现,垃圾分类的理念已经深入普通居民的日常生活,这个良好的习惯已经悄然在盐田人身上养成。

盐田人这种良好习惯的养成,时间可追溯到2012年3月,盐田区正式启动垃圾减量分类试点创建工作。

因地制宜 解决空间资源紧张情况

启动垃圾减量分类工作,势必要建垃圾处理点。盐田区依山傍海,可用土地面积狭小。在空间资源极度紧张的情况下,盐田区经过科学论证,果断放弃了传统的“集中处理”方式,采取了前端的“分区处理”,开展餐厨垃圾无害化处理工作。

所谓“分区处理”,就是不将分散各地的餐厨垃圾统一收集运送到同一地点集中处理,而是依托现有的城区生活垃圾转运站、环卫工具房、边缘绿化带等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可以辐射周边一定范围的中、小型化餐厨垃圾前端处理站,以此为节点就近处理周边大型酒楼、食街、工业区饭堂的餐厨垃圾及附近小区的厨余垃圾。

这样设置的餐厨垃圾处理站具有不错的适应性和灵活性。其一,所有餐厨垃圾都实现了最大限度的就近处理,基本杜绝了转运造成的二次污染。其二,由于每个餐厨垃圾一体化处理站占地都很小,完全可以利用各种边角地块解决用地难题。其三,小规模的处理站避免了“集中处理”可能出现的“吃不饱”现象,不会造成处理能力的浪费。

在盐田,发现,区政府食堂、盐田海鲜食街、鹏湾社区、工业东街等几个餐厨垃圾一体化处理站,不仅面积有大有小,占地形状也很不规则。现场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完全可以“削足适履”,把设备设计成适合处理站要求的大小和形状。这是盐田区在垃圾减量分类和餐厨垃圾一体化处理方面的亮点之作,形成了“投资小、占地少、见效快”的垃圾分类处理“盐田模式”。

截止目前,盐田区已建成盐田海鲜食街、鹏湾社区、环卫车队等9座餐厨垃圾无害化处理站,开展各类型垃圾减量分类示范小区(单位)共223个,开展率达65%;签订餐厨垃圾收运合同600多家,签订率达99.5%;日处理能力餐厨固形物约110吨,油污水约60吨,基本达到覆盖全区餐厨垃圾无害化处理能力。

创新模式——牵手企业 形成利益倒逼

据了解,盐田区政府于2012年底通过公开招标,授权区城管局与深圳瑞赛尔环保股份有限公司签订特许经营协议,共同推进“垃圾减量分类及餐厨垃圾处理一体化”工作。像海鲜街这样的餐厨垃圾无害化处理站全区目前有9个,包括处理量最大的盐排高速桥下循环基地。

所谓“一体化处理”,就是通过前端源头分类,终端固液分离、高温降解,后期提炼生物柴油、有机肥料、生物燃料棒等,形成减量分类、资源化利用的闭合产业链条。

深圳瑞赛尔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谭建新列数举例:一吨餐厨垃圾进入一体化处理站后,先进行固液分离,然后将固体部分加菌种进行高温降解,去掉水分后基本只剩下15%(150公斤)左右的残渣,垃圾减量比例在85%左右。15%的残渣,再作进一步资源化处理,加工成生物质燃料燃烧棒、有机肥等。对分离出来的液体和废弃食用油脂,则进行油水分离,所产生初油的纯度可达95%左右,然后送到专业加工厂,精制成符合国家标准的生物柴油。

这其实也算得上一种利益倒逼,逼着我们想办法。”谭建新说,公司研制的餐厨垃圾一体化处理系统,是在盐田区首先使用并在实践中不断完善起来的。

据介绍,该公司从1999年开始研发环保设备,2012年投标成功后投入了近2000万元为盐田区有机垃圾分类处理进行基础设施的建设。“目前收运处理1吨餐厨垃圾,政府按政策补贴198元,以目前的处理规模和技术水平,尚不能完全覆盖成本”,他说,“通过我们不断改善,开发资源化的产品,如生物质燃料燃烧棒、生物柴油、有机肥,以及仍在开发中的生物蛋白、沼气等产品,就不仅可以覆盖成本,还能产生合理的利润”。

自2012年7月试运行至今,共收运处理餐厨垃圾34008吨,其中餐厨固形物19084吨、油污水14924吨,生产生物质燃料燃烧棒3534吨,提取废弃油脂1382吨。

形成“盐田模式” 全国多个城市来“取经”

作为华南地区首个国家生态区,盐田始终将生态文明建设作为重中之重,特别是近年来盐田区不断创新工作机制,在垃圾减量分类和餐厨垃圾资源化利用方面先行先试,大胆实践,成功走出了一条独具盐田特色的城市垃圾处理的创新之路,形成符合实际的垃圾减量分类及餐厨垃圾无害化处理的“盐田模式”,并得到市委、市政府领导的充分肯定。

通过三年多探索,盐田区不仅历史性地实现垃圾焚烧“零增量”,在去年还交出了一张“负增长”的优异答卷,同样因为垃圾分类成果,2015年,盐田区获得2014年度“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这是全国唯一因处理垃圾而获奖的项目。

回望盐田这3年的尝试,盐田区在处理垃圾问题上,不仅引入了先进技术,而且探索出了一条多方共赢、可持续发展的模式,实现了“三大转变”:变混合收运为前端分类;变简单处置为精细利用;变集中处理为分区处理,由此形成了以“投资小、占地少、见效快”为典型特征的“盐田模式”。

与此同时,“盐田模式”还有效激发了居民、餐饮机构的积极性,解决了“收不上”、“吃不饱”的市场障碍问题;解决了企业成本高、核算难的“造血问题”等行业内的普遍难题。

“盐田模式”成了可复制样本,不仅在深圳,也已经开始输出至天津、湖南等地,为城市生活垃圾处理提供可借鉴的经验。

“这是剩饭菜还有刚刚吃剩的水果皮壳,应该放餐厨垃圾桶中,这个是刚喝完的饮料瓶子,应该放在可回收垃圾桶中,还有一个用完的闹钟电池,应该放在有毒有害垃圾桶中……”在盐田区山泉小区,小学生凡凡一边朝着不同的桶中丢放垃圾,一边念念有词。她告诉,自己是田心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因为常常与同学一起玩垃圾分类的游戏,现在对垃圾分类熟记心中,用凡凡的话说就是“闭着眼睛都能分对”,现在,家里的垃圾都由她负责处理。

全面宣传推广 盐田人养成垃圾分类好习惯

与这个小学生一样,在东部阳光花园,每天晚上8点钟左右,都能看到小区73岁的卢婆婆,去跳广场舞之前,会顺便将家里垃圾带到小区的生活垃圾前端分类点:先把塑料袋里的厨余垃圾抖入“餐厨垃圾”收集箱;然后再把塑料袋放进“其他垃圾”处置箱;到旁边的“督导室”报上房号登记。

一年前卢婆婆也觉得这样做很麻烦:“以前整个塑料袋一扔就可以,现在在家要分好不同的垃圾,到了下面还得把塑料袋和垃圾分开”。但在“可积分兑换礼品”的鼓励下,半年后卢婆婆已经养成了习惯,家里其他成员也会自觉分类好垃圾,帮助卢婆婆完成“作业”,“看到没经过分类的大杂烩垃圾会不舒服”。

不管是小学生凡凡还是居民卢婆婆,只要关注过盐田垃圾分类的人,都能发现,垃圾分类的理念已经深入普通居民的日常生活,这个良好的习惯已经悄然在盐田人身上养成。

盐田人这种良好习惯的养成,时间可追溯到2012年3月,盐田区正式启动垃圾减量分类试点创建工作。

因地制宜 解决空间资源紧张情况

启动垃圾减量分类工作,势必要建垃圾处理点。盐田区依山傍海,可用土地面积狭小。在空间资源极度紧张的情况下,盐田区经过科学论证,果断放弃了传统的“集中处理”方式,采取了前端的“分区处理”,开展餐厨垃圾无害化处理工作。

所谓“分区处理”,就是不将分散各地的餐厨垃圾统一收集运送到同一地点集中处理,而是依托现有的城区生活垃圾转运站、环卫工具房、边缘绿化带等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可以辐射周边一定范围的中、小型化餐厨垃圾前端处理站,以此为节点就近处理周边大型酒楼、食街、工业区饭堂的餐厨垃圾及附近小区的厨余垃圾。

这样设置的餐厨垃圾处理站具有不错的适应性和灵活性。其一,所有餐厨垃圾都实现了最大限度的就近处理,基本杜绝了转运造成的二次污染。其二,由于每个餐厨垃圾一体化处理站占地都很小,完全可以利用各种边角地块解决用地难题。其三,小规模的处理站避免了“集中处理”可能出现的“吃不饱”现象,不会造成处理能力的浪费

在盐田,发现,区政府食堂、盐田海鲜食街、鹏湾社区、工业东街等几个餐厨垃圾一体化处理站,不仅面积有大有小,占地形状也很不规则。现场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完全可以“削足适履”,把设备设计成适合处理站要求的大小和形状。这是盐田区在垃圾减量分类和餐厨垃圾一体化处理方面的亮点之作,形成了“投资小、占地少、见效快”的垃圾分类处理“盐田模式”。

截止目前,盐田区已建成盐田海鲜食街、鹏湾社区、环卫车队等9座餐厨垃圾无害化处理站,开展各类型垃圾减量分类示范小区(单位)共223个,开展率达65%;签订餐厨垃圾收运合同600多家,签订率达99.5%;日处理能力餐厨固形物约110吨,油污水约60吨,基本达到覆盖全区餐厨垃圾无害化处理能力。

创新模式——牵手企业 形成利益倒逼

据了解,盐田区政府于2012年底通过公开招标,授权区城管局与深圳瑞赛尔环保股份有限公司签订特许经营协议,共同推进“垃圾减量分类及餐厨垃圾处理一体化”工作。像海鲜街这样的餐厨垃圾无害化处理站全区目前有9个,包括处理量最大的盐排高速桥下循环基地。

所谓“一体化处理”,就是通过前端源头分类,终端固液分离、高温降解,后期提炼生物柴油、有机肥料、生物燃料棒等,形成减量分类、资源化利用的闭合产业链条。

深圳瑞赛尔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谭建新列数举例:一吨餐厨垃圾进入一体化处理站后,先进行固液分离,然后将固体部分加菌种进行高温降解,去掉水分后基本只剩下15%(150公斤)左右的残渣,垃圾减量比例在85%左右。15%的残渣,再作进一步资源化处理,加工成生物质燃料燃烧棒、有机肥等。对分离出来的液体和废弃食用油脂,则进行油水分离,所产生初油的纯度可达95%左右,然后送到专业加工厂,精制成符合国家标准的生物柴油。

这其实也算得上一种利益倒逼,逼着我们想办法。”谭建新说,公司研制的餐厨垃圾一体化处理系统,是在盐田区首先使用并在实践中不断完善起来的。

据介绍,该公司从1999年开始研发环保设备,2012年投标成功后投入了近2000万元为盐田区有机垃圾分类处理进行基础设施的建设。“目前收运处理1吨餐厨垃圾,政府按政策补贴198元,以目前的处理规模和技术水平,尚不能完全覆盖成本”,他说,“通过我们不断改善,开发资源化的产品,如生物质燃料燃烧棒、生物柴油、有机肥,以及仍在开发中的生物蛋白、沼气等产品,就不仅可以覆盖成本,还能产生合理的利润”。

自2012年7月试运行至今,共收运处理餐厨垃圾34008吨,其中餐厨固形物19084吨、油污水14924吨,生产生物质燃料燃烧棒3534吨,提取废弃油脂1382吨。

形成“盐田模式” 全国多个城市来“取经”

作为华南地区首个国家生态区,盐田始终将生态文明建设作为重中之重,特别是近年来盐田区不断创新工作机制,在垃圾减量分类和餐厨垃圾资源化利用方面先行先试,大胆实践,成功走出了一条独具盐田特色的城市垃圾处理的创新之路,形成符合实际的垃圾减量分类及餐厨垃圾无害化处理的“盐田模式”,并得到市委、市政府领导的充分肯定。

通过三年多探索,盐田区不仅历史性地实现垃圾焚烧“零增量”,在去年还交出了一张“负增长”的优异答卷,同样因为垃圾分类成果,2015年,盐田区获得2014年度“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这是全国唯一因处理垃圾而获奖的项目。

回望盐田这3年的尝试,盐田区在处理垃圾问题上,不仅引入了先进技术,而且探索出了一条多方共赢、可持续发展的模式,实现了“三大转变”:变混合收运为前端分类;变简单处置为精细利用;变集中处理为分区处理,由此形成了以“投资小、占地少、见效快”为典型特征的“盐田模式”。

与此同时,“盐田模式”还有效激发了居民、餐饮机构的积极性,解决了“收不上”、“吃不饱”的市场障碍问题;解决了企业成本高、核算难的“造血问题”等行业内的普遍难题。

“盐田模式”成了可复制样本,不仅在深圳,也已经开始输出至天津、湖南等地,为城市生活垃圾处理提供可借鉴的经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