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绿色生活

紫外线灯长时间未关幼儿园20多孩子眼睛被

发布时间:2018-08-10 20:31:1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紫外线灯长时间未关 幼儿园20多孩子眼睛被灼伤

孩子们眼睛被灼伤

红肿的小脸蛋,流着泪水,眼睛甚至无法睁开……看着揪心啊!4月18日晚,微博友“KwJchen”发布的微博被迅速转发。小宝贝们这是怎么了?微博上写着:杭州市东园婴幼园东园园区中二班教室内的紫外线消毒灯长时间未关,导致多个孩子眼睛被灼伤。

紫外线消毒灯为何没有关闭?孩子们眼睛受到的伤害会留下后遗症么?昨天,就此事进行了调查采访。

孩子们肿着眼睛一直哭他们已暴露在紫外灯下数小时

昨天,联系上了发微博的陈先生,他是中二班阿诺的父亲。他说阿诺当天首先出现症状。“中午12点要午睡了,阿诺哭着跟老师说难受,老师以为孩子不愿午睡,就哄了一会儿,阿诺最后还是去睡了。”下午2点半起床后,多名孩子哭鼻子,说眼睛不舒服。

“当时老师还没意识到是紫外线灯照射过久的问题,安慰孩子之余,还给他们吃了点心,带去隔壁三班玩了一会儿。”陈先生说,孩子们依旧不停说眼睛不舒服,老师以为用眼疲劳,又带孩子们出教室看了绿色的小草。

下午3点多,陈先生才从老师口中得知,阿诺被教室内的紫外线灯照太久,出现不适。

18日下午4点左右,阿诺的外婆去接孩子,那时候,阿诺已在红会医院眼科就诊过。“晚9点多,我忙完回家,发现家里的灯都关着,阿诺在哭,眼睛肿着,睁不开。”陈先生回忆,18日事发后,他只接到过中二班班主任徐老师的,口头上表达了歉意。

那么,当天究竟有多少孩子和阿诺一样暴露在了紫外线消毒灯下呢?钱报了解到,中二班一共有31个小朋友,18日有3个小朋友请假,也就是说一共有28个遭遇此事。据班主任徐老师陈述,有8个孩子出现较为明显的眼部红肿流泪症状。

紫外灯为什么会一直开着涉事的生活老师是新招进来的

紫外线消毒灯的管理流程如何?为何没有关闭?事情到底是怎样发生的?东园婴幼园东园园区园长张晓燕说,春季是传染病高发期,据杭州市妇幼保健医院要求,幼儿园早晚两次进行紫外线消毒;早6点半由传达室人员进教室开启紫外线灯,7点15分生活老师上班时会关闭。消毒时间内教室里不能有人。而18日上午——

生活老师到达教室后有关闭紫外线消毒灯的动作,但没有完全按下开关。由于事发当天室外光线较好,室内日光灯也开着

紫外线灯长时间未关幼儿园20多孩子眼睛被

,所以紫外线灯(夹在两根日光灯中间)开启时,并不能很明显被分辨出。直到中午11点半左右,中二班班主任徐老师发现此事,立刻关闭了紫外线灯。

中午12点至下午2点半是幼儿午休时间,部分小朋友起床时诉说眼睛不舒服,徐老师立刻向园方反馈。

经老师们初步判断,有8个孩子出现较为明显的眼部红肿流泪,脸部泛红等不适症状。下午3点多,老师们带领8个孩子前往红会医院眼科就诊。

下午4点左右,老师们将另外十几个孩子也带到了医院。在医生建议下,总共20个孩子每人都配了眼药膏(其他8个孩子中午由家长带回了2个,另6个由家长自行带去医院检查),费用由园方承担。

昨天,来到出事的中二班,教室内共有6张桌子、6盏吊灯,灯离地面高度2米左右,每盏灯安装有3个灯管,两侧为日光灯,中间夹着的为紫外线消毒灯。自然光较亮的情况下,紫外线灯是否开启,肉眼的确很难辨别。紫外线灯的开关,也在离地1.8米的墙面上,孩子无法触碰到灯及开关。

也见到了这位51岁的生活老师,那时她已经泪流满面:“我很愧疚,真的,没想到自己的疏忽会对孩子们造成这么大的伤害……”园区园长张晓燕说:“这名生活老师是新招进来的,在上岗前有进行过专业培训,也通过了考核。”

昨天仅2个小朋友来上课园方考虑更换定时紫外灯

东园婴幼儿园总园长陈洁表示,这是幼儿园第一次遇上忘关紫外线灯的情况。

昨天中二班正常开班,但只有2个前天请假的小朋友来上课。

昨天上午班主任逐一与请假小朋友家长进行联系,了解在家休息和去其他医院检查情况。

昨天下午4点半,多位当事家长在东园婴幼儿园内开家长会。园方明确表态,已对中二班的生活老师,进行了批评教育,园方表示会积极跟进妥善处理。并表示将更加严格规范紫外线消毒灯的开关管理,比如考虑包括安排2位老师二次确认电源关闭,或者更换定时紫外线灯等。后续幼儿园将根据家长诉求安排眼科、皮肤科、血液科经验丰富的医生到幼儿园给孩子进行复检。

紫外灯对孩子眼睛的伤害是暂时性的,还是永久性的

事发当天,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眼科医生对孩子们做了详细检查,诊断结果显示,孩子们的症状比较像紫外线灼伤引起的角膜炎,临床称之为“电光性眼炎”。

紫外线消毒灯对小朋友眼睛造成的伤害是暂时性的可治愈的?还是会留下永久性伤害?

昨天早上7点左右,放心不下的陈先生又带着阿诺到浙医二院眼科中心。接诊的黄医生给出了检查结果:角膜炎,双眼畏光流泪,眼角膜上皮受损,初步判断紫外光所致。黄医生称眼角膜有自愈能力,基本不会造成长时间伤害,并给阿诺开了滴眼液。

昨天,同时也采访了该院眼科中心视光部主任倪海龙。倪主任表示,长时间暴露在紫外线下,对人体皮肤和眼睛都会造成一定伤害,尤其是角膜组织(通俗讲就是黑眼珠部分)会造成急性损伤,表现为眼睛红肿、畏光、视物模糊等。不过倪医生表示,紫外线的穿透力很弱,伤害主要作用在角膜上皮,而不会造成神经性损伤。紫外线导致急性损伤后,通常视个体不同,受伤的眼睛会在接下来的1至3天快速恢复愈合,而且不会有什么后遗症。所以也不用太过紧张。

保育员,这些年的“尴尬”幼儿园的生活老师,其实也就是保育员。

此事也让保育员这个岗位,再一次进入家长视野的中心。她们的工作平凡而琐碎,但这些年来却一直是大写的“尴尬”。

保育员属于后勤人员,没有编制,一般采用劳务招聘方式,由幼儿园招聘,经过面试和体检,到市或区的妇幼保健院培训,拿到保育员资格证,持证上岗。目前,很多幼儿园保育员年龄偏大、学历偏低、流动性大。一所幼儿园园长透露说,划拨到幼儿园的一位保育员一年的经费是3.5万元,交完养老保险,还有多少呢?

按照今年3月1日起施行的新修订的《幼儿园工作规程》,保育员的学历门槛由初中以上变为高中以上,招人更难了。一位园长无奈地说,如果想要提高保育员的整体素质,希望有关部门给予更充足的经费,同时,她建议建立保育员人才库。

一位区教育局幼教负责人透露,他们正努力和一些中职、高职协调,希望能培养一批有专业水准的保育工作者。比如上城区,在2011年出台了《幼儿园保育工作规范》,每年都组织培训和业务比武,提升保育员理论素质和专业技能水平。

标签: